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

图片 3
杜鸿渐的人物生平 杜鸿渐的人物评价_人物_历史事件

六必居

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

湖北事件

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轰动整个湖北,一名酒店厨师的非正常死亡引发无数群众围观起哄。湖北的高官亲自到石首市处理该事件,最后才得以平息。接下来就由小编为你详细的介绍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的整件事吧。

2009年6月17日20时36分,据石首市政府门户网站通报,石首市公安局笔架山派出所接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报警台指令:湖北省石首市笔架山街道办事处东岳山路“永隆大酒店”门前发现一具男尸。接警后,该所民警迅速赶往现场调查处理,并及时向市公安局领导和刑警大队报告。技侦人员迅速赶往现场进行勘查,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初检,没有发现身体致命伤。

图片 1

经初查,死者涂远高,男,24岁,石首市高基庙镇长河村5组人,初中文化程度,生前为该酒店厨师。民警对死者所住房间进行了检查,发现了死者所留一份遗书,遗书的大致内容为自己悲观厌世而轻生,当地警方经现场走访、尸表检验、现场勘查等,排除他杀,初步认定为自杀。民警多次与死者亲属进行了沟通,讲明了为查清死因,必须进行尸体解剖,但遭到家属拒绝。

因亲属对死因表示怀疑,将尸体停放在酒店内,拒绝火化,导致围观群众越聚越多,引发了大规模群体性事件,造成部分武警被打伤,车辆被毁坏,酒店遭焚烧。

事件发生后,中央领导同志高度重视,对处理事件作出明确批示。公安部、武警总部、省及荆州市的主要负责人迅速组成了事件处置领导小组,一方面全力做好死者亲属的安抚工作,保护他们的安全,通过多种途径及时向社会公布事件真相;另一方面,加强对事发地段的警戒,防止事态扩大,疏散围观群众,维护现场秩序。经多次协商,死者亲属同意将尸体运往殡仪馆,将进行尸检。

6月17日晚8时许,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对面,63岁的小卖部老板余昌华听到了24岁的酒店厨师涂远高坠楼后发出的“嘭”的声音,他闻声赶到坠楼现场,看到死者躺在酒店门前的人行道上,仰面朝天。“现场没有一点血迹,尸体很干净。”余说。

隔壁建大轮胎的女老板陈朱花也闻声赶来。当时围观有七八人,有人还凑前摸了死者,“身上是冰的”。她和余昌华直觉相同,“很像是在坠楼之前就已经死了”。

没有人看到死者是从酒店的哪个楼层和房间坠下的,余昌华凭经验判断,有可能是3楼。共6层的永隆大酒店,在当地只算是一般的中档酒店。

随后赶到的警方初步认定是自杀,并要求将尸体带走解剖,但遭到死者家属的拒绝。一起简单的死亡事件,引发了一场长达80小时、数万群众参与的“护尸”行动。

图片 2

24岁的涂远高,石首市高基庙镇长河村人。4个月前刚应聘到永隆大酒店做厨师,每晚宿在酒店内。被发现死亡后,接警的警察和家属都赶到了现场。警察看了现场后,初步认定为跳楼自杀。这让家属们满腹疑惑:跳楼自杀,为什么躺的地方却很干净,一点血迹没有?而且凭他们对死者的了解,没有任何自杀的征兆。

现场处理约40分钟后,警方通知的殡葬车准备将死者尸体拖走,被闻讯陆续而来的死者家属们坚决制止。

这期间永隆大酒店大门紧锁,里面空无一人。家属试图联系酒店的负责人,却无法接通。气愤的家属破门而入,把尸体抬进了酒店大厅。

在仔细查验尸体后,家属声称,发现死者颈部有被掐过的痕迹,下身生殖器也怀疑被脚踢过,一侧阴囊浮肿,另外胸部还有一处较为明显的伤迹。

远高的表弟王子豪表示,他发现表哥头上有三四个像是被钉子敲过的痕迹,怀疑是用带钉的棒子击打过,“当时很明显,后来冰冻后就看不太清楚了。”

酒店门前,附近的市民闻风而来,众多群众开始围观。

18日凌晨1时多,市公安局派人要求将尸体运至殡仪馆,遭家属再度拒绝。由于石首气温较高,家属找到笔架山派出所说理,后从市殡仪馆调来了一个冰棺存放尸体。

上午9时多,市公安局再次派人前来,和家属在酒店的客房部作了一次谈判。据来自警方的消息,民警对死者在酒店的房间曾进行过检查,发现了死者留有一份遗书,大致内容为悲观厌世而轻生,警方亦由此排除他杀,初步认定是自杀。警方说,要查清死因,要运走尸体作进一步解剖,但谈判没有结果。

家属们对死者留下遗书表示质疑。“三喜13岁就出来学艺,小学3年级的文化程度,凭我们对他的了解,他怎么可能写出遗书来呢?”

谈判失败,现场情况进一步恶化。众多不明事由的群众参与其中,在东岳山路和东方大道纷纷设起路障,交通几近瘫痪。永隆大酒店门前的东岳山路,现场围观的群众已超过千人。群众把酒店大门用椅子堵住,阻止他们担心的“抢尸,强行火化”。次日凌晨零点半和3点多,一拨身着制服的警察试图进入酒店,但被围观的人群拦在外面。

图片 3

19日上午,高基庙镇领导和派出所出面,再次找到死者家属。家属称,镇领导协商时提出,让家属签字承认是自杀,然后对方先出3.5万安葬费,以后的钱以后再说。家属们回应,我们不要钱,我们就是要给个交待,人是怎么死的。

再次协商无果。下午2点多,赶来增援的公安和武警开进东岳山路,目击群众说“最少20辆警车”。“保护尸体!保护证据!”人群中不断有人高喊,现场约2000名群众拿起砖头、啤酒瓶、椅子,阻止警方进入酒店。30多名警察被追赶约400米至车站,高基庙派出所的一辆警车被砸翻。

到了晚间,街区断电,酒店大厅内气温陡升,家属一时不知所措,有人拿来发电机,冰棺得以继续工作。被激励的家属更是在尸体旁放了十几个大煤气罐,以示决心。

20日凌晨2时,武警开着消防车再次试图进入,人群将轮胎砸穿,有七八名武警受伤。此时,据当晚在场群众描述,从皇叔街一直到笔架中学,1300米的街道,至少聚集了2万多名群众,达到围观的高峰。事态的发展,早已超出家属所能控制的范围。

20日下午,一股莫名的大火从永隆大酒店的一楼点燃,目击者称是一个年轻人,点了火就跑了。火势渐次汹涌,并烧向二楼、三楼。由于火势较大,死者父亲涂德明、母亲陈桂香被烟熏呛,下午5点多被送往医院。

20日下午,王子豪把自己和冰棺关进酒店大厅内间的一个小屋,备上了两桶汽油,准备随时同归于尽。面对外围数以万计的人群,他说自己已经完全没有精力顾及。

20日晚,群众被限制进入现场,21日凌晨,大量武警和公安开始进驻。经有关人员再次与家属协商,在21日凌晨5时许,疲惫的死者家属终于同意将尸体运往殡仪馆。

图片 4

盘点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

21日下午,死者家属在尸检委托书上签了字。据了解,此次鉴定由省级法医部门进行,结果有望很快公布。

家属们也第一次看到了死者的遗书。这是一份在电信缴费单上书写的简短遗书,潦草的字迹这样写道:

“亲爱的爸爸妈妈,儿子在这里对您们说声不孝了。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,好像有个阴影一直缠着我不放,可能这是我的命吧。我存的那点钱您们拿去用,就当是我对您二老的一点小小补偿吧,儿子亏欠您的养育之恩只能来世再报了。

还有哥,我们只能来世做兄弟了,爸爸妈妈就交给你了。请原谅弟弟这样不辞而别。希望你好好把事业做大。好了就这样吧。不孝儿子,在此对父母叩头。”

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从种种迹象上看该男子并非自杀,离奇的死亡导致当地的老百姓围观讨公道。然而在死者的遗书又是怎么回事?整个案件疑点重重,成为中国史上一个大事件。

6月21日凌晨,停放在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内的一具男尸被抬上殡仪车,送往殡仪馆,围观的群众全部散去,一起因该酒店厨师非正常死亡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得到处置。
6月17日晚8时许,石首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,该市永隆大酒店门前发现一具男尸。接警后,民警和技侦人员迅速赶往现场调查处理。
经查,死者涂远高,男,24岁,系该市高基庙镇长河村人,生前为永隆大酒店厨师。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初检,在对死者所住房间进行检查后,发现死者所留的一份遗书。家属对死者的死因表示怀疑,将尸体停放在酒店大厅,引来众多的围观群众。
6月19日,不明真相的群众在该市东岳路和东方大道设置路障,阻碍交通,围观起哄,现场秩序出现混乱。
6月20日凌晨,事态开始恶化。少数不法分子借机制造事端,在停放尸体的酒店内纵火滋事,并煽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,袭击前来灭火的消防战士和公安民警,造成多名警察受伤,消防车被掀翻砸坏。
事件发生后,中央领导同志高度重视,明确批示对处理事件的要求,公安部、武警总部、湖北省、荆州市的党政主要领导迅速成立了事件处置领导小组,并亲临现场指挥。一方面,全力做好家属的安抚工作,保护家属安全,通过多种途径迅速向社会公布事件真相;另一方面,加强对事发地段的警戒,防止事态扩大,疏散围观群众,维护现场秩序。经多次协商,死者家属同意将尸体运往殡仪馆,将进行尸检。
目前,死者的死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,石首市的秩序已经恢复正常。

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

酒店门前,附近的市民闻风而来,众多群众开始围观。

18日凌晨1时多,市公安局派人要求将尸体运至殡仪馆,遭家属再度拒绝。由于石首气温较高,家属找到笔架山派出所说理,后从市殡仪馆调来了一个冰棺存放尸体。

上午9时多,市公安局再次派人前来,和家属在酒店的客房部作了一次谈判。据来自警方的消息,民警对死者在酒店的房间曾进行过检查,发现了死者留有一份遗书,大致内容为悲观厌世而轻生,警方亦由此排除他杀,初步认定是自杀。警方说,要查清死因,要运走尸体作进一步解剖,但谈判没有结果。

家属们对死者留下遗书表示质疑。“三喜13岁就出来学艺,小学3年级的文化程度,凭我们对他的了解,他怎么可能写出遗书来呢?”

谈判失败,现场情况进一步恶化。众多不明事由的群众参与其中,在东岳山路和东方大道纷纷设起路障,交通几近瘫痪。永隆大酒店门前的东岳山路,现场围观的群众已超过千人。群众把酒店大门用椅子堵住,阻止他们担心的“抢尸,强行火化”。次日凌晨零点半和3点多,一拨身着制服的警察试图进入酒店,但被围观的人群拦在外面。

图片 5

19日上午,高基庙镇领导和派出所出面,再次找到死者家属。家属称,镇领导协商时提出,让家属签字承认是自杀,然后对方先出3.5万安葬费,以后的钱以后再说。家属们回应,我们不要钱,我们就是要给个交待,人是怎么死的。

再次协商无果。下午2点多,赶来增援的公安和武警开进东岳山路,目击群众说“最少20辆警车”。“保护尸体!保护证据!”人群中不断有人高喊,现场约2000名群众拿起砖头、啤酒瓶、椅子,阻止警方进入酒店。30多名警察被追赶约400米至车站,高基庙派出所的一辆警车被砸翻。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