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

图片 6
甲午战争时慈禧忙于过寿:3天打不到北京就行!
图片 1
女娲造人的故事主要情节是什么?女娲造人故事情节

坚不可摧的信念,在苏联战俘营的德军回忆录

故事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苏联境内。

在现今俄罗斯的城市伏尔加格勒,是一座依靠在伏尔加河沿岸美丽的城市。而就在七十多年前的1942年,这个美丽的城市迎来了纳粹德国疯的进攻,那个时候的这座城市叫做斯大林格勒。在德军疯狂的进攻下,斯大林格勒化成一片废墟,然而苏联红军并没有放弃斯大林格勒,因为斯大林是一座重镇,失守了后果无法估量。苏军展开了紧急调令,将全国各地的士兵,和年轻人全部送往斯大林格勒进行作战。在源源不断的兵力补充下,德军再也无法稳坐斯大林格勒,德军战败了。苏军俘虏了大批德国军人,被俘的德国军人被送入了苏军战俘营,只有劳动才会有活路,下面就是一位德国幸存战俘的回忆录。

1942 年12
月,德国和意大利的法西斯军队的前线被突破,在铺天盖地的暴风雪和冰封雪锁的严冬之中,在苏联军队不断的打击之下,他们开始了毁灭一性一的大撤退。

约翰.施恩原来是德军第16装甲师的一名军士,九十多岁了还能料理自己的农场,说起话来声音洪亮,肢体语言也多,用他的话讲:“没有什么是人类不能承受的”。1942年八月初的一天,他和三名战友驾驶半履带车迷了路,沿途都是俄罗斯广袤的平原,他们稀里糊涂的发现前面有一些类似工厂的建筑,此刻正是下班时间,很多人从厂房里走出来,看到他们大部分人都跑了,有几个人迎上来自我介绍是这里的德裔居民,叫他们快走,他们已经进入敌方区域,斯大林格勒。

就在一个灰蒙蒙的早晨,覆盖着大雪的平原上移动着一支黑压压的、没完没了的人流。这一带没有村落,没有庄院,只在小小的斜坡上立着一个光秃秃的灌木丛。这支被苏联坦克群粉碎了的意德败军已走了好几天了。他们才冲出一个包围圈,马上又落入了另一个包围圈。为了逃生,他们不断地变换着方向,一直向西方逃窜。他们已无力作战,只要能苟延残喘,他们什么都舍得。

约翰连忙掉头往回跑,到了晚上才返回营地,连长好好的教训了他们一番,不过他先细心的检查半履带车有没有损坏,约翰后来回忆道:“我们的命就是一张纸,半履带车才真的值钱”。此后的斯大林格勒巷战约翰并没有多提,他说让他印象最深的事情发生在1943年1月29日。

就在他们之中,有两个意大利士兵离开了自己的队伍,单独逃命。他们是体格健壮的格培和瘦小黝一黑的山乃。他俩胡子满脸,军服褴褛,这时正在公路边疲惫地走着。山乃问:“你累不累?”格培说:“不,我还能走好久。

这一天早晨斯大林格勒的德军全线崩溃了,约翰跟着溃散的部队逃到红色广场,这个地方现在矗立着一座着名的纪念碑,约翰慌不择路钻进了一处隐蔽所,卫兵没有阻拦他,一名将军坐在房间里抽着雪茄,约翰立正小心翼翼的问:“长官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”。将军没有回答他,这时候一名中尉跑进来报告:“发现苏军四辆坦克,他们破坏了电话线,后面还有更多”。将军站起身系上风紧扣,戴上帽子和皮手套,立正喊了一句“祖国万岁”,举起手枪向自己太阳穴开了一枪,尸体倒在距离约翰大约三米远的地方,有白色粘稠的东西从头部流出来,约翰形容像是鲱鱼切开后的液体,接着血一点点冒出来。

不瞒你说,我还当过竞走冠军呢。你呢?你行吗?”山乃回答说:“我们撤丁人全是些打猎出身的,三百五百里山路是不在话下的。要不是这该死的大寒天,原不会当一码事..”喇叭响处,有几辆载重车超过了他们。车厢椅子上坐着他们的同队战士阿马立,膝头上搁着一只小包,他是付了钱才搭上德军的军车的,可惜山乃和格培身无分文。

约翰跑到了另一处隐蔽所,这里除了几名健康人,还有27名伤兵,一名上尉膝盖以下只有几根肌腱连着小腿,中午的时候苏联步兵到了,他们冲进来端着枪喊:“手表,手表”,约翰将手表交给他们问:“我们的伤兵怎么办”,“健康的人先离开这里,会有人送他们去医院的”一名苏军中尉用德语回答他,约翰离开了隐蔽所,走了大概200米听到身后传来波波沙冲锋枪的连续射击声。

夜里,他们来到了一处一无村民的村落。像样点的草棚土房早被德军占据了。他们十分霸道,说什么也不肯给他两个让出一席之地。他们没奈何,只好在村前村后转了个把小时,总算在村边找到了一间土屋。这屋子紧一贴着满盖积雪的小丘。格培取出电筒来照照,发现搁板上有一盏缺罩的煤油灯,山乃将灯点上了。两个人满屋子的找,屋顶一床一下全找遍了,就是找不到一点可以填肚子的东西。最后,山乃终于在地板里发现了一个舱口。他们大喜过望,打开舱口爬了下去,发现地窖里有一木桶腌黄瓜。两个人捧了十来条冰黄瓜,在桌边坐下来,开始嚼黄瓜充饥。

此后约翰呆在苏联战俘营里,半年后1943年7月,他们被派去清理杜博夫卡战场的三万多具尸体,约翰记得一个推车要求装八具尸体,下面两层放三具,上面一层放两具,这时候正好是盛夏,尸体像充气一样膨胀起来,搬动的时候嘴里会发出像是呻吟般的声音,肢体也会突然脱离溅出黄色带异味的液体,围观的苏军笑他们的狼狈样。然而约翰觉得是幸运的,他亲眼见到700名被释放的苏军士兵,在奔向自己阵地时被全部打死。

突然,格培开口说:“山乃,你我老朋友了,我实话实说,我已考虑了很久,咱们这样堂而皇之地走大路,迟早会送命的。一路上俄国人机枪扫,炸弹炸,坦克碾,一帮人休想活着出去。咱俩还是钻进树林子单独走吧,这样跑要容易些..我有个指南针,咱们准冲得出去。”山乃问:“往后怎么办?”格培说:“什么叫怎么办?回到自己人那里去呗。”山乃一撇嘴说:“这怎么成?那会让我们洗个澡、剃个头、换套衣服,又撵我们到前线来打俄国人的。不,格培,我是受够了,让这场战争去见墨索里尼的鬼吧!我既不想跟你走,也不随部队撤退,我只想躺在这个地窖里,等到俄国人来了,就双手一举当个俘虏。我已打听明白,他们是不枪毙俘虏的——”格培沉思了好一阵,叹了口气,说:“不成,山乃,我干不了。

1946年约翰被派往水泥工厂服劳役,这里有800度的高温炉,有一天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前来视察,约翰壮起胆子走过去:“外长先生,我能给家里寄张卡片吗,我的父母都在担心我”,莫洛托夫对这个德国战俘的勇气有点吃惊:“你是哪个部队的”,“第16装甲师,先生”,“哦,很厉害的部队”莫洛托夫点点头说:“你可以寄一张卡片”。

我这人生一性一酷一爱一自一由,最怕的是当俘虏。要是我冲了出去,我会力争回意大利去的。”山乃说:“人各有志,祝你一路平安!

“没有什么是人类不能承受的”,约翰反复说这句话,他们在战俘营经常被脱光衣服检查肛门和包皮,也曾经整夜赤脚站在雪地里,很多人大小便失禁,很多人死了,但约翰始终有一个信念:“从我被俘那一刻,我相信他们不会把第六集团军30万人全部杀光,总会有人活下来,无论如何,我要成为活下来的那一个”,1949年,约翰被释放返回德国,结了婚,有了自己的农场。

到了家你就按地址到我家去一趟,叫我家里人等着我,等仗一打完我准回家。”他打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来,从中取出一张,写了几个字,递给了他。这是山乃的妻子及他的三个孩子的照片。

第二天一早,格培肩上背一只装食品的背囊,皮带上挂着一水壶的葡萄酒,独自一个上了路。他挑了条林间小道,不慌不忙地大步走着,间或看一眼手里的指南针。早晨的严寒,凛冽异常,但是一阳一光灿烂,一阳一光从树枝间透了过来,照得白雪十分的刺目耀眼。他心里很轻松,甚至哼起了那只俄国人嘲讽意大利人的小曲子来。

突然,前面传来一阵响声。他站下来静静地听。这是吃了败仗的意大利军队撤退时的声音——饭盒子跟皮带扣子磕碰时的铿锵声。格培皱了皱眉头,他对了一下指南针,拐弯走向森林的深处。他越过了多刺的灌木丛,刺儿撕烂了他的外衣,树枝抓伤了他的头脸和皮肤,败军似乎还在近处。走到傍晚时光,天已变得彤云密布,太一阳一早不见了,四周是一片没一精一打采和惶惶不安。格培再也高兴不起来了。他两脚冻僵,寒冷侵入到了他的手套里边,他手指通红,在阵阵痉一挛,双眼生疼,还在不断地流泪。

猛的,他听见一阵飞得极低的飞机的吼叫一声,一些庞大黑色的铁家伙从小山背后霍然冲出。格培赶忙扑倒在地。他抬起头来看看天空,飞机的两翼上赫然印着大红星。接着传来了机枪射击声和炸弹爆炸声。

格培紧一贴在雪地里,好不容易才静下心来。这时,夜幕已渐渐地拉上了。

格培慢慢地爬起来。他不敢进村,屡屡回头四顾,期望能找到一个草棚或者草堆,可是没有。突然,他看见谷地里有一辆打坏了的德国坦克停着,上面覆盖着厚雪,炮口搭拉得像一条大象的鼻子。格培急忙向坦克走去。坦克的塔身已被打穿,顶盖也损坏了,格培轻轻拍拍铁甲。爬上了塔台,小心翼翼地爬进半暗不明的坦克里,落下到司机的座位上。

他放下背囊,“打算吃一点东西充饥。突然,他打了一个哆嗦,他听见背后有什么在动。不对,坦克里面还有一个人哪!榜培猛的转过身去,用电筒照了照,只见一个女人背靠着钢壁坐着。这女人还相当的年轻,头发呈火红色,身穿一毛一领子大衣,肩披一块羊一毛一头巾。格培问:“喂,你是什么人?

在这里干吗?”这女人动了动,反问道:“你是德国人吗?”格培道:“我是意大利人。”这女人轻松地吁了口气,说:“噢,谢天谢地!我最怕你是个苏联人,苏联人会要了我的命的。”她说,她是个苏联人叫索菲亚,为德国人干过事,还嫁给了一个德国少校,可现在这个德国家伙扔下她溜掉了。”她哭着说:“现在,苏联人就要回来了,到时候,女人们会把我撕成一块一块的..”她绝望地哀哀哭着。格培对她说的俄语不全明白,可多少也懂得她的意思,格培叽哩咕噜着安慰了她几句,然后拿出一水壶来递给她,索菲亚抹干了眼泪,一抽一泣了几下,接过水壶,喝了两三口。她解一开边上的袋子,割了点猪油递给格培,苍茫的夜色透过顶盖和钢板上的窟窿,射一了进来。索菲亚喃喃地说:“你带着我走好吗?..我以前是个寡一妇,家里一个亲人也没有了..”她又哭了起来。格培听说她认识路,想利用她来为自己带路,就答应带她一起走。

第二天一早,暴风雪越来越猛。旋风把周围的一切全遮掩掉了。格培和索菲亚两个吃力地在深雪地蹒跚而行。格培走在前面,时不时地从衣袋里掏出指南针来校正方向:索菲亚则费力地拖着步子向前走,她已经一精一疲力竭。

最后,索菲亚终于叫了起来:“你等一等,格培,咱们歇会儿吧!我再也走不动了。”她一屁一股在雪地上坐了下来。格培已在后悔带她同行了,他回过身来,恶狠狠他说:“村子在哪儿呀?你不是说村子就在下远的地方吗?”索菲亚最怕他扔下她,她央求道:“快了,快了..马上就到。”格培着急地说:“那么快走!”他自顾自走了。索菲亚只好硬撑着跟上他。谁知,走不到10
米路,风里传来了说话声,格培连忙一把推倒索菲亚,两个人一起卧倒在雪地里。忽然,一队穿白衣的人无声无息地滑了过来,这是一队苏联的滑雪兵,他们嗖嗖嗖飞驰而过,拐了一个弯,又消失在风雪之中。

格培跳了起来,扶起索菲亚,然后两个人又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在雪地中。猛的,格培站了下来,开始摸索口袋。“见鬼!指南针不见了..指甫针上哪里去了?”他们回到刚才卧倒的地方,挖开雪来寻找,可是任凭怎么找,也没找到。他又回到索菲亚坐过的地方去寻,但是还是没有。格培骤然爆发出了一阵狂怒:“都是你,硬要同我一块儿走,还者歇脚..现在,我丢一了指南针,往后的路叫我怎么走?你说村子就到了,它在哪里?”索菲亚倒在雪地里哭起来,说:“别丢下我..我不是本地人,我也不认识路..”格培这才清醒过来,这女人对他来说已是一个累赘。他站着,呆呆地瞧着她。

突然,他温柔地说:“好了,别哭了,别哭了!..我回去找,就来!”说着,他走了,过了好一阵,索菲亚停止了嚼位,站起来寻格培,这才发现他早走得无影无踪了,直气得她绝望地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该死的下流坯!你自己就会像一条狗一样死去的!”绝望中,她垂下了头,哭着在雪地上坐下来。暴风将一捧又一捧的大雪朝她兜头撒去。

两天过去了,这场吓人的暴风雪终于停止了。格培正在树林中走着,士别三日,这个意大利人已变得面目全非了:他满脸胡子,全身冻僵,一领破破烂烂的大衣肮里肮脏的,脚上缠着破布。他走路已不再像过去那样地生气勃勃。一脸的一阴一沉和忧郁。捎带的粮食已接近完结,当他坐下来摸索背囊时,好半天才摸一到最后的两块干饼来。他掰下半块,将其余的依然藏好。他只好轻轻地咬那么一点,咀嚼很久,借此竭力地来延长这份吃东西时的快乐;然后将水壶在耳边摇摇,极其小心地啜了一小口。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