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


崔浩(北魏军事谋略家)简介和故事
图片 1
周叔弢:藏书不读书 何异声色犬马之好

笔记里的春秋

我们写文字的,或许总是要在这个键盘与触屏的时代,努力地去握住一管遗存的风情;总想着于此喧嚣或沉寂的世界,平静地来说出自己的心声。——这其实还真的是我们的可怜之处。然而,或许这也是我们的一盏读书灯的温暖,这个世界里的一点点慰藉。
读沈胜衣的这本《笔记》,我的心头竟有了丝丝的感动。散处于各地,或者说隐居于南北东西的冷的城市里,却有一些如此可爱的,永远浮漾着温煦笑容的读书的人们。我们似乎声息相闻,即使从来没有机会碰头,也没有什么遗憾,总会因为一些文字,飘弋着芬芳的味道和郁郁如酒的友谊,而兴会而欣然而感动。
沈胜衣兄此书里,有一篇代自序的文字,《读书可以如此声色花木》,说的既是一种理想化的读书情趣,更是个性化十足的饶然趣味,是向着更宽广的方向,更有生活气息的读书文字。或者,这种颠覆了传统意义的文字的追求,多少有些不伦不类的因子,会招来某些嗤之以鼻的不屑。可是,却是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。如此的驳杂的趣味,斑斓的风景,杂七杂八的活色生香,似乎更适合于我的阅读。我想,大约这就是此书何以命名曰《笔记》的原因了。那么,或者呢,因此而“展书随翻,欢愉漫卷充溢,一如书中的花木,一如身边的春天……”很好很好,读书可以是沉重的,却也可以如此欢快,可以如此美好。
既然是笔记,当然可以杂花生树,可以谈书,也可以写些生活的碎片,在书与非书之间流连忘返。当我翻读沙沙的书页,淡墨痕里可见些深深的情意。这是有关谷林老人的回忆。墨到浓处反转淡,情到深时益平常,但“弦弦掩抑声声思”,“斯人斯书”里的这些文字,总有一份“白云虽不归,青山总长存”的牵恋与长相思。
而“一瓢饮”云云,则自然是弱水者三千,我但取一瓢之饮耳。一瓢只是滋味浅尝,算不算得知味呢?总是在片断处,自成一方风景,做一个自己的梦,与书中的人和事,成了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。如这一篇文字,它的题目就是《借水浒的酒杯》,何尝不是一种自我的表白?他的这些文字,不亦是借他人的酒杯,喝自家的酒?情怀与话语,都是沈胜衣的,白日的梦呓或者夜梦里的胡言乱语,都无不可,却也并非都可以付之一笑的。
“书边影迹”之后,作者谓是“非主流的另类书话”,这里“非主流”即“吾不从众”,“另类”则是反传统,但其实还是书话,一种“广书话”。我尤其喜欢读“花名册”里的文字,前人说,多识花鸟虫名,但当下的读书人又有几人做得到?在杂花生树与群莺乱飞里,去体验水流花静和花开花落,沈胜衣可谓有说不尽的惬意。而当我读那篇《向书问芳名》时,在散淡的文字,与那份懒散的扯淡中,却能体会到他的那份款款情深。
花花草草里,可以有斑驳的花影婆裟,也可以有幽香的夏日回忆,其中有欣喜,有感动。那么,有没有情致呢?作者于《夏日的幽香》中,谈到汪曾祺笔下的晚饭花。其时正值汪老逝世十周年,他购得此本《晚饭花集》,翻读之际,由书名的“晚饭花”,感受到了一份散淡又深浓的悲喜。人生的况味,与如花的荣枯,在他的文字里一一闪烁。
沈胜衣说,因为谷林老人的细心和督导,学殖浅薄读书浮光掠影的他,才从“隔帘抛与沈郎钱”背后读出了更多的学问,他说自己实感惭愧。但我们呢,也习惯了浮光掠影读书的人儿呵,又何尝不深感惭愧?此际,我读《笔记》,也复如是。深深浅浅读来,拉拉杂杂谈去,不得要领者乃是必然的。
这些书,这些文字,这些生活,还有如沈胜衣这些人儿,到底使我们的日子充满了阳光,充盈着书香和花草的芬芳。

在这个时代,读书人多半显得有些异数。不仅在日常生活中,还包括其言谈举止,都透着一种文化味。跟这个时代的粗鄙有着某些格格不入。作家沈胜衣所过的生活、阅读,都有着某种隐秘的文化气息,在都市里,读着他的文章,在夏日,有一种清凉之感。最近,他又推出了新作《笔记》。按他的话说,这是一本“广书话”,广义的读书笔记。
不妨回顾下书话史,这些年书话的流行,让很多读者对这类读物着迷。不仅在于作者所谈论的书人书事,更是迷恋书中的气息吧。但这类书大半讲的是现当代文学,古今中外,都可一谈,至于学界的事,也常常出现。称为书话,倒也不妨称之为读书随笔,与书评相区隔。很显然这随笔,也包括笔记的一部分。而沈胜衣所说的“广书话”,则不仅仅将读书局限于某一种门类,实在是一种空谷足音。
这册《笔记》依然是对书人书事的回顾,有对前贤的书评、怀念,闲阅杂览的小品札记等传统意义书话,更有拓宽题材的另类书话:谈与电影、流行音乐有关的书,与书有关的电影、流行音乐,植物与文学交会处的读书随笔,植物书籍的介绍评点与购读琐思。这从书里书外挖掘出来的故事,闲闲地荡漾开来,就有了不同的意味。就好像是一篇读书笔记,倘若老老实实地记录也无不可,但到底比不上活色生香更让人有兴味一点。书话的趣味是不管在何种书里,都能读出几许性情,才是根本。此外,书话在于拓展阅读的视野,早在网上看了沈胜衣写植物写花草,好像打开了阅读的一扇窗,真好。
值得一说的是,书里有对谷林老人的回顾。话说谷林老人生前博得几许声名,他的书信,文虽短,意却长。他谈书谈掌故,都有别一种风味,看他的《书简三叠》,真是开心。沈胜衣回顾他们之间的交往,那也是一桩书话里的佳话。他说,我对谷林老人最深的印象:“他是一个‘人文合一’的人,他的文字温润而清朗,有一种‘礼’的端庄气度。这与他的人格风度是完全一致的。”不过,倘若将他夸饰为一代文学大家,很显然是不合适的。谷林老人只是在自己的园地里,拓展阅读的兴味。在这一点上,已是能够让后辈读之不尽了。
沈胜衣谈草木就像午后的闲情,一杯茶,与阳台上的花草悟对,几许深情,几许人生的感叹,好像都蕴藏在了花木间。且看:黑塞的《园圃之乐》是他“在园圃中栽植诗意与哲思”的反映,而我们也“可以在这本书上面栽花种草”,借之感受浮华乱象之外的另一种生活态度,有如农事,有如植物。沈胜衣所说的花草树木是能够让人动情的。
《笔记》“从书之书到树之书”,那一个大千世界,也已足够让人羡慕。而其所展示的“读书可以如此声色花木”,生活可以如此丰盛散逸。多少让人赞叹。说白了,我们读书也好,哲思也罢,无非是在那书中寻找到些许乐趣,它是根植于生活深入,却又以我们未曾注意的面貌出现,自然有几许惊艳。沈胜衣说,生活的美好,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天恩赐,有幸得之,当感激珍惜妙缘。就像这个春天,尽管寒暖不定,有明悦阳光也有阴郁雨雾,可是,它始终还是可爱的春天。同样,读书也应该是美好的。

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王小波

如果说生命是一条漫漫流动的长河,女人的生命更是由一段段错落有致、精彩纷呈的航程连接而成的风景线。在每一段航程中,支撑着女人生命航船的,除了如水般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亲情、爱情与友情,书籍亦正如同有力的双桨,将女人推向更丰美更精彩的人生地带。

在我近四十年的人生历程中,最庆幸的事莫过于一路走来,能常与书为伴。读自己心爱的书,交自己喜欢的人,过自己想过的日子,身心舒展,不慕荣利,这就是我心中的快意人生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我愈发坚定地认为,只有沉醉在阅读中,生命才显露出真正的滋味与风情。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